028-83685276

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

成都言康食品公司,只为您的健康着想

Margaret Howell、Phoebe Philo:漠视时尚圈,反倒成了常青树

2020-03-20 14:29上一篇 |下一篇

有人说,初到法国的时候,并未体会到「时尚之国」的女人们有多会穿。大街上一清一色的黑、白、灰,和其他看起来淡然的中性色。

不管是中青年通勤族,还是悠然自在的中老年人士,皆是类似的色调。连孩童的衣服也似乎格外「老气」——鲜少粉嫩的色系,仿佛就是大人们的缩小版衣装样式,简洁、质朴、低调无比。

她说,那时候真觉得亚洲比法国要「时尚」,那些夺人眼球的设计感服饰,在法国根本不可见。

可是后来在法国待了一年半载以后,她突然恍然,并不是法国人不时髦,所以在街上看不到那些设计得格外「瞩目」的衣饰,而是法国人自有一套穿衣哲学。

他们不会受到潮流的影响,在自己的审美体系里,进行挑选和排除。留下简约而又经典的服装,再花一点小心思,举重若轻地引领时尚数百年。

若我们细细品味,会逐步逐步地发现,越是对美有极致追求的国家和朝代,就越是对极简主义,深深着迷。

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里,再没有哪个朝代比宋朝人更爱美,更懂美,更崇尚简约美学的了。

宋瓷,便是宋朝对美最温柔、最有力量的诠释。没有唐朝的雍容多彩,也没有明清的繁复雕琢。它简洁、高雅、质朴到可以保留瓷器烧裂的痕迹,将一种「残次」,化作自然之美——冰裂纹。

莫非宋朝人早有先见之明,这样的高级色,是永不会过时的。即便时过境迁,潮流瞬息万变,它依然可以不断地独领风骚。

有质感的简洁,总是相通的。即使我们穿越不到宋朝,也依然可以在一些品牌的格调里,窥见与宋朝简明的风雅,所异曲同工的美感。

没有先声夺人的明艳,没有争先恐后地故作高人一筹的装腔作势。有的只是「我自风情万种,与世无争」般的淡然和优雅,糅合着既低调又高调的矛盾气质。

被誉为时尚界「好品位」的 Margrat Howell,自诩对时尚圈毫无兴趣。她所爱的只是设计出自己想要表达的服装。

就是这样对时尚界保持一段距离的「局外人」,竟然深受圈内人士的拥趸,并且在亚洲的日本还有着一众粉丝。

耐看、耐穿、有质感,还带点中性风的意象。MH 的女装并没有太多的女人味想要表露,却也不会看起来像个假小子。她亲切,甚至还带着些许幽默,却依然持守着一丝微妙的距离感。

只是在基本款里,有节制、有意图地玩着花样。记得之前有位老师说起过: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那些奢侈品的设计,很多看起来都很类似,他们只在这个格调里,动着微妙的心思。

有道是「人间有味是清欢」,只是在「清欢」里,也可以提炼出细微而丰富的层次感。所谓耐看、耐品,品的就是那一点点的精到的变化。

我想没有人会反对是 Phoebe Philo 成就了 CELINE。如今没有 Phoebe 的 CELINE,便再也不是当初那个「优雅的大女人」了。

Phoebe 本人的气质就非常的「CELINE」,精干、低调、大方又时髦。作为一枚世界级的顶尖设计师,她居然连 Ins 都不注册。据说当初离开老东家,也是由于营销方面的「保守」理念与品牌方之间存在着差异,所以最终分道扬镳。

虽然我们不知道她离开的真正原因,但是对于 CELINE 的粉丝(应该说是 Phoebe Philo 的粉丝)而言,难免觉得可惜。毕竟爱的不是「CELINE」,而是「Phoebe Philo 的 CELINE」。

不过令人欣慰的是,沉寂了一段时间的 Phoebe 被传言已在筹备个人品牌。尽管该消息还未被全然证实,可是我们依旧拭目以待她的强势回归。

在「CELINE」消失以后,「Phoebe Philo」还未正式上线以先,我们不妨再来领略一番 CELINE 2017-2018 时期的设计,这也是 Phoebe Philo 在老东家的最后一段时光。

这样的女子,大气无比,走路带风,没有小女人的扭捏姿态。有几分傲骨,却无傲气,可攻可守,进退自如。仿佛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上马定乾坤。

不管是 Margrat Howell 还是 Phoebe Philo,她们皆漠视潮流,从不讨好普罗大众和市场,只是心无旁骛地用心做好理想中的设计。删繁就简,去芜存菁。